吾王家的金闪闪

澄吹,底线江澄。

【曦澄中秋活动】这酒怎么样


☆我又起名废了【摊手】

沙雕预警!!!!

☆提前祝小可爱们中秋快乐!!

☆第一次写沙雕(。>∀<。),写的不好见谅mua













中秋佳节,花好月圆,理应佳人在旁,亲人相聚,但蓝曦臣已经在公司停车场中围着自己的车转十来圈了,他不想回家想静静......








就在几分钟前,在公司忙碌一天打算回家泡个澡与媳妇美滋滋过中秋的蓝曦臣刚要打开车门,就收到了蓝思追的电话,本以为是祝语什么的,乐呵呵的接通了电话,听完直接把手机摔在地上,导致后来蹲在地上捧着手机心疼了好久。









“ 前辈!前辈快回来吧!主母正在和魏前辈拼酒!含光君喝了一口就倒在沙发上了!先生......温前辈!您要把先生抱去哪!?含光君醒......您怎么哭了???阿凌!我不喝酒!!!住手!......唔...... ”







蓝曦臣抱紧自己瑟瑟发抖,自家媳妇最爱说的那句话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荡: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







整整齐齐个屁啊!







之前看着江澄一边念叨这句话一边整魏无羡的时候,他还在旁边小声嘲讽过,但今天恐怕是要被魏江二人一起整了......







蓝曦臣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妙,拿出满是裂纹的手机心疼的蹭了蹭,打开了能用,还活着真好!







“ 歪,是姐夫吗?今天到我们家一起过节吧,阿凌在我和澄澄这住了这么久,阿姐肯定也想念了吧,今天中秋节刚好聚一聚。”








“嗯好,那我现在就去接你们,我刚从公司出来准备回家。”






“好的,那一会儿见。”








蓝曦臣坏坏的勾起一抹弧度。哼!喝酒?死也要再拽一个!









蓝曦臣笑眯眯的打开门让金子轩和江厌离先进去,见到石化的二人,浮夸表演上线,惊呆状捂住嘴:呵,这种场面,我恩格斯早就想到了。







“ 天呐!家里发生了什么??”







一下子接受不了吧,我两下子就接受了。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蓝曦臣表示都第十下了他也没能接受。








抱起了拿着酒瓶躺在沙发上熟睡的两个未成年人,不禁感叹思追大概是蓝家唯一喝完酒就会安静睡觉的吧,将两人扔到床上,盖好被子关门再见。







听着客房中隐隐约约传来叔父和温若寒♂的声音,蓝曦臣揉揉太阳穴。







呵,这隔音又要重做了。







撇眼望向窗外,刚巧看到精彩一幕:仙子一个飞奔跨越就到了小苹果面前,大口一张咬住小苹果前腿,小苹果愤怒一吼,360°托马斯全旋跳跃,一个后踢腿直接踹飞蓝曦臣新买的自行车。







蓝曦臣不禁拍手叫好,为这精彩的一幕疯狂打电话,仙子你咬完别跑啊,怂个什么劲!小苹果你好样的,我又有理由换新车了^_^








和江厌离出门解决好动物们的事情,蓝曦臣捂住胸口打开门,然后猛的关上。








卧槽这是我家???








他不过和阿姐出去了十几分钟,地上又多了几个空酒瓶??原本在餐桌上的魏江二人一个不见了,一个躺在酒瓶阵中唱着“老子名叫魏无羡”,蓝忘机蹲在旁边不停地戳魏无羡的脸,玩的......不亦乐乎??








这不是我的弟弟,我要退货!!








“ 曦臣,子轩和阿澄呢?”







“ 习呼呼!我在这!看我给你摘的玫瑰花!七夕快乐!”







“ ...... ”







“ ...... ”







“ 阿姐,楼上还有间客房,您带着姐夫去静静吧...... ”






“ 好。”






“ 忘机也.......回屋去比心吧......阿羡躺在这会着凉的。”






蓝忘机抬头盯着蓝曦臣。






“ 去吧去吧,天天去吧。”






于是蓝曦臣目送把魏无羡从心形酒瓶阵里抱走的蓝忘机和拽着手捧野菊花喊七夕快乐的金子轩耳朵的江厌离离开,又低头看了看酒瓶阵再次捂住胸口。







我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丢丢。






世界清净了,但是我媳妇去哪了!(╯‵□′)╯︵┻━┻







“ 艾瑞巴蒂想我了吗!特得,就让我来给你们高歌一曲!”







就在蓝曦臣陷入沉思准备大喊澄澄时,江澄如天使般,右手持一根胡萝北,左手拎一瓶酒,头顶天使光环,从厨房闪亮登场。








“ 臣臣!你终于回来了!”






“ 澄澄......我早就回来了...... ” 蓝曦臣扶额,所以说之前在媳妇面前晃悠那么半天连一点存在感都莫得吗?






“ 臣臣,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金孔雀都喝完了,就差你了!”






“ 澄......澄澄你冷静......!”






蓝曦臣疯狂摆手后退,看着江澄抬起酒瓶仰头喝的样子,蓝曦臣又大步上前拦下,谁知刚靠近就被江澄一把拉过吻住,辛辣的酒水渡入蓝曦臣口中,酒香四溢,萦绕唇间。






“ 澄澄,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

这是蓝曦臣清醒时的最后一句话。







“ 哼!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除了阿姐谁也不能跑!”




“ 澄澄!!!我们一起来跳舞吧!!!歌声在哪里!!!”






“ 我来给你唱!”






“ 好的!!!我爱澄澄!!!”







“ 预备备——走起!探戈儿就是趟啊趟着走!三步一窜呀嘛——两啊两回头!五步一下腰!六步一招手!然后你再——趟啊趟着走! ”







然后曦澄就跳了一晚上舞?怎么可能!







“ 我蓝曦臣就算是醉了,喝的稀里哗啦的醉了,也绝不会忘记正经♂事!没有真香,拒绝反驳!”




我,似鸽写手

我,莫得脑洞

也,莫得文采

更,莫得粉丝

还,莫得热度

我也弄个置顶(๑´∀`๑)

这里文废小透明一只,不存在什么太太。

圈名闪闪,或者莫白,樱恋也可以。

是个澄吹,魔道里的其他人几乎也都喜欢,不过以澄为中心,江澄是底线。

经常喜欢站邪教cp吧大概,会拆官配致歉,圈地自萌不喜勿看。

主曦澄 湛澄。

高三党一枚,开学收手机,过年可能出没,平时不会再见到我了,《傲娇》的坑会填好,《江宗主今天选了谁》等我回来会继续的,“三十题”回来应该也会写。

产的粮不多,文笔也很差,真的很开心能有这么多小天使们喜欢我的文甚至关注我,退圈一年专心学习,小天使们取关随意,无论如何真的很感谢,很爱你们!

大概整理了一下文章,粮真的不多【摊手】

湛澄 :

《傲娇什么的最喜欢口是心非了》

                                                                               ①①        ①②

🐍🐰

  🐍🐰        自行车!!

🐍🐰红豆体 → 🐍🐰红豆

三十题系列

相拥入睡
一同外出购物

错过    错过【刀子】


曦澄 :

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红豆体 → 白雪公主 红豆

七夕贺文    生生世世【七夕贺文】

中秋贺文    这酒怎么样

all澄 :

《今天江宗主选了谁⊙▽⊙》

第一话        第二话        第三话        第四话        第五话        第六话        第七话        第八话

错过

第一次码刀子,不知道虐不虐,七夕就开始码,是我最近懒了emmm
悄悄表白一下太太们,她们真是太可爱了,每天沉迷聊天无法自拔......
一发完,本打算码一个he一个be,但是恐怕没时间了QAQ
关于剧情,就当做蓝湛不知道金凌的小名叫如兰吧......

人生不就是这样,一次次的错过,一次次的离开。
                                          ————题记

 

“ 阿湛阿湛我又想你啦~ ”

蓝湛手机的短信提醒铃声是江澄给他录的,意思是江澄的每一条消息都代表着对他的思念,蓝湛很喜欢这个提醒铃声,但当初江澄让他设置的时候他一直没有同意,现在与江澄分手了一年,他倒是用起了这个铃声,虽然这一年从未响起过,前年的七夕节,在这个牛郎与织女相会的日子,江澄结束了与他长达五年的恋爱。



拿起手机闭着眼睛做出许愿的动作,小心翼翼的点开短信,他希望江澄能对他说自己想他了,虽然他知道江澄的傲娇性子绝不可能说的,但是从前的江澄总会用很别扭的语言来表达对他的想念,他希望这次也是。



不过内容确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 蓝湛,许久不见,你还好吗?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日子定在了下周五,诚心邀请你来,她也想见见你。”




取出酒柜里的红酒,这是蓝湛专门为江澄设计的酒柜,即使蓝湛从不喝酒,即使这是曾经的事情,但只因为江澄喜欢,他便从来不曾想过把酒柜改成别的东西,总之就是他始终相信江澄会回到他的身边。


打开红酒倒入高脚杯中,两年过去,江澄的每一个习惯每一个动作都让蓝湛没办法忘记,学习江澄的动作晃晃手中的酒杯,看着就在杯中来回晃动,却又无法杯子,但只要捎一用力便可将红酒洒落在地,不过尽管红酒逃脱了杯子的束缚,却也将自己洒落一地无法挽回。


而江澄就像是这杯子,蓝湛就像是这酒,两年的不温不火让蓝湛无法忘记和摆脱江澄,也许这次江澄结婚的事情就是那用力的一摇了吧,从此摆脱江澄,只是自己也输得一败涂地。


抬手抿一口红酒,柔和顺滑的液体流入嗓内,像是绸缎滑过舌头的感觉,蓝湛坐在江澄喝酒时最喜欢坐的位置。他大概是知道江澄为什么喜欢喝酒了,不仅是滋味,酒这东西总会让人忘记一些烦恼,喝的越多忘得越多。


“ 江澄......阿澄......不要离开我......好吗...... ”


将红酒当做白水的蓝湛一杯又一杯的接连下肚,最后直接抱起酒瓶子往嘴中灌送,第一次喝酒的蓝湛倒在沙发中,酒瓶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酒摆脱了容器,从醉梦中醒来的人也真的可以摆脱过去吗。


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阿澄,若是酒瓶能变成人,恐怕也要被他念叨的站起来揍他一顿了吧。


“ 阿澄......我还是好喜欢你......我忘不了你......不要嫁给他好吗...... ”


泪水从188的汉子脸颊上划过,却无人将它擦拭......









第二日蓝湛是被电话叫醒,昏昏沉沉的拿起手机,醉宿的头疼感让他揉揉太阳穴,接通了电话,那边的声音却让他顿时清醒,甚至头疼感也荡然无存。


“ 蓝湛,今天去哪?”


“ 去......哪......?”


“ 你昨天不是发短信要出去吗?”


蓝湛退出通话打开短信,看着他给江澄发的内容简直想打自己,妈的再也不喝酒了。


“ 那就去游乐场吧,听说今天全场半价。” 蓝湛说完就想打自己,什么玩意,人家都快结婚了还能陪自己去游乐场?


“ 当我刚刚...... ”什么都没说吧。


“ 好啊。”蓝湛话还没说完,江澄却已经干脆的回答了,“ 那就一会儿见了。” 利落的挂断电话,不等蓝湛回复。阿澄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蓝湛拿着两张票在游乐园门前徘徊,看着一对对进去的恩爱情侣,心中更加落寞,回想起曾经的自己也与江澄以情侣的身份到游乐园玩过,两人也曾手挽手一同进入游乐园,也曾你侬我侬虐过单身,也曾亲密无间令人羡艳,只是那都是曾经,现在的他们,即便来了游乐园,也恐怕连朋友也不算了吧。


“ 蓝湛,等久了吗?”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这声音可以令蓝湛瞬间倾倒,只是这声音的主人不再会亲昵的唤他一声阿湛,撩动他的心弦。


“ 我也刚到,我们进去吧,江澄。”


听到江澄二字,江澄的笑容明显僵住,似是想到了些什么,却又随即展开微笑,“ 好啊。”






“ 要去鬼屋吗?”


在游乐园玩了一大圈,即便是过山车大摆锤也无法让二人有任何情绪波动。蓝湛一心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江澄身上,而江澄却只是一味地躲闪。


蓝湛知道江澄不怕鬼,相反,他原本有些怕。当初他也和江澄一同来过这个鬼屋,不过那次是江澄提议去的,看着江澄兴致勃勃的样子,蓝湛实在无法拒绝,恐惧感从那之后维持了几天才被江澄发现了不对劲,之前又在江澄讲的各种小故事和关心中慢慢不再害怕。



“ 可你不是...... ” 江澄皱皱眉头,蓝湛怕过这些东西他知道,从那之后他虽然帮助蓝湛不再去害怕,但也没再提议过去鬼屋。



“ 没事,你走了之后我更不怕了。”


江澄不语,虽一年未联系,但蓝湛的情况他一直有从蓝曦臣那里听说,两年始终单身,不曾再寻新人。


分手本是他提的,是他对不起蓝湛,但却真的无法给蓝湛想要的爱情,他的家族不允许他这样做。经典老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以为爱情是最珍贵的,最无法放弃的,但当父母躺在病床上时,他只能选择父母,最后也只得对蓝湛说出残酷的那句话“ 我们分手吧,我爱上了别人。”


望着蓝湛进入鬼屋的背影,江澄咬咬牙,跟着走了进去。感受到江澄跟上来,蓝湛放慢了脚步,与江澄并排而行。







“ 啊!”

尖叫声从江澄口中发出,心不在焉的他始终低着头在思考,猛地抬起头便从天花板垂下来逼真的血腥人头道具,流着“血”的眼睛与江澄的眼睛平行,死死的盯着他,江澄身形一抖差点摔倒在地。


“ 阿澄你没事吧!”


蓝湛一把拍飞那道具,伸出双手想要抱住江澄将他楼入怀中安慰,却想起他那即将过门的妻子,终是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两只手的动作硬生生改成了拉住江澄,又在江澄站好后立刻收回手和客气的“谢谢”后彻底僵住了表情。他和江澄,应该是永远不可能了吧......


“ 不谢。”


两人无话,一前一后走出鬼屋,蓝湛张张嘴想对江澄说些什么,却在他接了一通电话后放弃了。

江澄的语气温柔似水,就像是在哄一个孩子,这样的江澄,即使同他生活了五年,他也未曾见过,原来那个幸运的女生叫如兰吗......


蓝湛看着背对他打电话的江澄,攥紧了拳头,最终也还是松开,悲伤的情绪涌上心头,转身离开了江澄转身能看见的视线之外。


“ 我爱你,祝你幸福,阿澄。”


蓝湛不知道的是,最后这句话江澄听见了。


与外甥挂断了电话,转身想要回应,却不见蓝湛的身影,只有落叶飘下,落在蓝湛站过的位置。


蓝湛还不知道的是,江澄那一天找遍了游乐园的每个角落,最终也没有找到他。


那一声声能撩动心弦的阿湛,也没有被期望的人听见。








婚礼举行的很顺利,江澄期待着蓝湛可以在婚礼上将他带走,但最终也没有看见蓝湛的身影。


江澄不知道的是,蓝湛到了现场,藏在角落里看到江澄把戒指戴在新娘手上时,他还是选择了离开,离开了有江澄存在的这个城市。


杯子终究是碎了,没有东西再束缚红酒,红酒离开了杯子,在没有杯子的余生中蒸发。






超感谢师弟给我教我写刀子,不过可能没有达到预想的结果emmm @最攻暗香小师弟
我码完了 @夕阳下的路人

追到美人回家

我媳妇生日!

沙雕内容预告!

美人月生日快乐!爱你!

@朔月  @夕阳下的路人  @一叶非安——做一名合格的澄吹  @你们の黄鳝  @杂杂  @江蓝
晚了我也发

————————————————————————
“ 梨子梨子我好喜欢你~ ”

“ 我也喜欢你哦杂杂~ ”

“ 这狗粮的味道竟然如此美味...... ” 看着自家二哥抱着媳妇腻歪在一起的样子,闪闪抽抽嘴角。呵,恋爱中的男人,老子单身也快乐!

“ 闪闪找个媳妇吧。” 樱梨揉揉闪闪的头笑道,“ 给我也找个弟媳。”

“ 诶??”

“ 闪闪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二哥!”

“ 朔月?” 闪闪低头想了 一下,“ 在线卖身??”

“ 没错就是他!我二哥是美人受!” 激动杂杂在线卖哥,“ 我二哥闭月羞花,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 噗,” 看了看杂杂认真的样子揉揉头,“ 那岂不是会很乱了。”

“ 本来就很乱啊。” 樱梨剥好一小碗的葡萄递给杂杂。

“ 哈哈哈哈哈哈有点怕诶。”

“如果你不介意渣攻黄鳝...... ”

“ 不要鳝鳝!” 闪闪站起身疯狂摇手拒绝,脑子里全是渣男鳝鳝。

“ 那就朔月了。” 樱梨低头在吃葡萄的杂杂脸上吧唧一口,抱起杂杂转身离开,“ 回来给你介绍哦。”

“ 唔......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闪闪坐回到沙发上小声笑道。

非安:呵,男人们。


“...... ” 一群大佬们的聚会真可怕,一群大佬们聚会秀恩爱的场面真可怕!

闪闪陷入沉思,为什么要来受虐......不过似乎,美人月也在。

“ 哇,你们这群秀恩爱的,就我一个单身狗!”喝醉了酒的夕阳委屈的抱紧酒瓶。

“ 我也是啊。” 非安坐在角落抱紧自己。

“ 我也是...... ” 师弟淡定的饮下一杯酒,看着两个被虐惨的人有些无奈。

“ 你们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二哥!” 杂杂跑到他们面前,开始了为朔月的征婚行动,“ 我二哥是美人受!沉鱼落雁人见人爱!”

“ 朔月...... ” 师弟放下酒杯开始回想朔月。

“ 朔月哪位啊?” 夕阳抬起头两眼冒光盯向杂杂。

“ 诺,那边和芒果说话的美人。” 闪闪指了指朔月,一直悄悄关注着美人月,现在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偷看了!

“ 没错没错!我二哥是不是特别美!你们要不要考虑一下啊!夕阳?” 杂杂看到朔月之后变得更激动了,卖哥什么的简直不能太开心。

“ 咦?真的好美啊,看起来是高冷,有点不敢勾搭...... ”顺着闪闪指的方向望去,被美人的一颦一笑惊艳到,酒也醒了。

“ 怕什么!我二哥温柔着呢!”

“ 果真是美人啊。”非安不再抱紧自己,眼神也向朔月飘去。

不远处的朔月似乎感受到了强烈的目光,与芒果说了几句话便向这边走来,眼中满是宠溺的揉揉杂杂的头,“ 杂杂,你又在干嘛呢?”

“ 我在给二哥你找夫君!” 某杂骄傲的仰起头,“ 夕阳要不要来勾搭我二哥!诶呦!二哥你干嘛!”

“ 我不敢勾搭...... ”夕阳依旧沉浸在朔月的美貌中。

“ 弹你。”

“ 我可是很尽心尽力的在给你找夫君诶,你看看大哥,再看看我!我可不想我二哥孤单一人没人疼没人爱...... ”杂杂捂住被弹的头,有些委屈。

“ ...... ” 揉揉自己弹过的地方,“ 疼吗......我这不是还有你们吗?”

“ 这不一样的!”

“ 诶...... ” 目睹温柔朔月在线宠妹的闪闪出声。

“ 闪闪!我觉得你可以做我哥夫!” 杂杂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突然坚定起来看向闪闪。

“ 诶??” 被点名突然有些懵的闪闪指了指自己,“ 我吗?”

“ 没错就是你!闪闪来当我二哥夫!”

“ 那就荣幸至极了,” 闪闪注意到美人月红起的耳尖,勾唇一笑,“ 美人月看我,我来勾搭你了。”走到朔月面前拉过他的手礼貌的轻吻手背。

“ ......看见你了。”朔月快速收回手,将头撇向一边,刚好芒果走了过来。

“ 你们知道春药的去哪了吗?”

“ 我知道,” 看着朔月的动作尴尬的笑了笑,“ 我带你去找他吧。”闪闪的笑容挂在脸上,“ 美人月,等我回来哦。”

“ 二哥,我觉得闪闪挺好!闪闪就该当我二哥夫!”

“ 是挺好啊...... ”摆弄着杂杂的头发,朔月望了望离开的闪闪。

“ ...... 我懂了!二哥你等着!” 杂杂跑向闪闪。

“ ...... ”

“ 行了,就我一个单身狗了。” 夕阳45°角仰望天花板,曦澄的天花板,真好看......

“ 没事,我陪你呢。” 非安叹了口气重新抱紧自己。

“ 还有我...... ” ← 师弟。

“ 闪闪,想不想当我二哥夫!” 杂杂双臂环抱胸前问向闪闪。

“ 想啊......可是......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 趁二哥不在揉了揉杂杂的头。

“ 算什么!想就去啊!我二哥他只是说不出口而已。”

“......真的假的。”

“ 当然是真的!”

“ 我去试试...... ”

“ 美人月,我喜欢你,我想勾搭你。” 闪闪明显底气不足。

“ ......芒果找到春药了吗。 ”

“ emmm目测拒绝了。” 抱紧自己瑟瑟发抖。

“ 我好绝望...... ”朔月扶额叹息。

“ 朔月怎么了?绝望什么?” ← 师弟

“ 美人月怎么了?”← 闪闪

“ 朔月怎么了?” ←夕阳

“ 发生了什么...... ”← 非安

“ 能不绝望么...... ” 朔月有些委屈,脸颊上却是泛起了红晕,“ 我哪有拒绝...... ”

“ 诶???那就是接受了??!” 闪闪一把抱住朔月,将头附在朔月颈间,“ 美人月,我好喜欢你!”

“ 我也是。”回抱住闪闪,拍拍后背轻声道。

“ 我就说吧!我二哥只是说不出口,闪闪你还不信我!”

“ 好了,我们单身狗继续喝吧。” ←夕阳

“ 干杯。”

“ 干杯。”

非安:呵,我们家就我一个单身狗了,过几天我就给你们带个媳妇回来!


今天:

“朔月,你怎么不在线卖身了?”

“ 你猜啊。”←闪闪

“ 遇一人付一生,何来卖身?”

“媳妇抱抱!”

“......”抱住。

——————————————————————
夸自己内容写的我都感觉假......

今年的七夕即将结束,但曦澄生生世世的爱情不会结束。

“ 阿澄你听好了,”
“ 不论你叫什么,”
“ 我蓝曦臣生生世世爱的只有你。”
“ 道侣唯你一人。”

没错我就是想画画了,虽然听说发画会掉粉emmm但并不能阻挡我顺便不要脸的推自己的文→生生世世

感觉画毁了蓝漂亮(´ . .̫ . `)
不敢下笔画江美丽orz

占tag致歉

【all澄】今天江宗主选了谁⊙▽⊙

小可爱们七夕快乐!!!!

算是一点点小糖吧,变小梗写的可能不太好见谅w

讲真我想开车emmm但是小小一只我有罪恶感......而且all澄什么的我怕......

链接.....有敏感词......

【我今天可能要轰炸乐乎,大概emmm】

@夕阳下的路人 手动艾特路人

【all澄】今天江宗主选了谁⊙▽⊙

请允许我不要脸的先发个之前码的......

七夕的马上就好emmm

前方沙雕请注意

链接评论走起↓

【曦澄七夕征文活动】生生世世

☆真心起名废

☆虽然文废,但是请允许我不要脸的求一波小心心(ノ)ェ(ヾ)

☆后面有车,虽然是辆自行车emmm但自行车也是车,千字的自行车速度应该也不会太慢吧!第二次开车,请踩好脚踏板出发qwq

☆文废表示码了好几天才码好,开心到爆炸,终于可以抱着我6000+的文文在太太圈里瑟瑟发抖了

☆讲真蓝漂亮的追妻过程我是想写的,但似乎烂尾了,自己也没想到就那么结束了

“ 晚吟,你特别好,我心悦你...... ”

“ 江晚吟,我将你视为心头宝,你却只是在利用我!”

“ 江晚吟,我果然还是恨不起来你...... ”

“ 晚吟,不要忘记我,我是你的夫君蓝...... ”

“ 蓝什么!” 江澄从梦中惊醒,这几日他一直重复做同一个梦,梦中的男子身着蓝白色衣袍,头饰云纹图案抹额,身后的展开的狐狸尾巴只有八条,看不清男子究竟长什么样,却能看清男子始终不变的笑容挂在嘴角,即使被他刺伤流着鲜血,也仍是面带笑容的让他不要忘记自己。

江澄起身揉揉头发看了眼时间,7:00,定好七点半的闹铃还有半个小时才会响起,重新躺回到床上,脑海里仍在回味刚刚的梦,八尾狐?蓝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

江家世世代代习道法,画符念咒降妖除魔,‘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 是江家家训。不过江澄对这些不感兴趣,除了将江家的风骨贯彻的淋漓尽致,那些道法他是一点兴趣也没有,虽然他在这方面天赋极高,小时候学过一些,有的道法光是看书他便能会,长老们本想全力培养他,不过好在家中还有一个认真肯学的姐姐,渐渐的家中对他学不学习这些也就无所谓了。

想到姐姐,江澄的眼神变得温和,虽然被金子轩这个混蛋拐跑了,但世界上最好的姐姐还是没有变,还是那个永远护着他,在他难过时端来一碗莲藕排骨汤笑着喊声阿澄的姐姐。今天他就要回家看看姐姐,也顺便问问家主姐姐关于这个梦的事情,江晚吟这个名字实在熟悉得很,至于蓝什么,他也放心不下,总觉得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 江晚吟?” 江厌离盛好一碗莲藕排骨汤,多添了几块排骨端到江澄面前,“ 江晚吟是咱家第三任家主啊,慢点吃,刚出锅的别烫着。”

“ 第三任家主?家中最有名的那位?难怪很耳熟,家中应该记载了不少他的事迹吧。” 舀一勺汤吹吹放在嘴里,熟悉的味道让江澄舒心,最美味的食物果然还是姐姐做的莲藕排骨汤。

“ 倒是有一些,据说这位家主还是少家主时江家被奸人所害,遭灭门之险,家族中只剩下了他和几个小辈,十几岁的便成为家主,一人重建的江氏成为当时名声最大的道法家族,后来还娶了一位男子为妻,两人结为道侣,不过.......” 江厌离顿了顿,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 娶了男人?那倒是挺稀罕了,不过什么?” 江澄放下手中的汤匙,对江晚吟的兴趣更大了,不过梦中那男子好像说自己是江晚吟的夫君来着吧,莫不是这江晚吟还是个傲娇的主?

“ 我之前听爷爷说过,江家家主江晚吟娶的那位男子似乎是只修行了千年的九尾狐......族中长老不同意两人在一起,便算计了那九尾狐,将他一剑穿心,封印了起来......”

“ ...... ” 端起碗喝完碗中剩余的汤,“ 一剑穿心?九尾狐是不是有九条命,即使一剑穿心被封印起来也还有八条尾巴。” 江澄的细眉皱了起来,回忆起梦中的男子,他的身后,似乎就有八条尾巴......

“ 按照书上的记载,这样说也没错。” 江厌离拿起桌子上的碗,“ 要不要再来一碗?”

“ 不用了,一会儿还有事,六日阿凌在家了我再来,” 江澄站起身准备离开,“ 金子轩那家伙没欺负你吧......诶呦,姐你干嘛!” 江澄捂着被江厌离弹过的额头。

“ 阿澄不乖,要叫子轩姐夫哦!”

“哼!嫁出去的姐姐泼出去的莲花排骨汤!” 江澄穿好鞋打开门转身朝江厌离吐吐舌头。

“ 臭小子,路上注意安全啊!” 江厌离摆摆手嘱咐着江澄。

“ 知道啦。”

金家家大势大,金子轩的父亲金光善在商业上不是什么善茬,在作风上也不是什么好鸟,金光善光是儿子就得十来个,虽然金子轩是正夫人所生,而金光善又对正夫人怕得很,但家庭环境太乱,江澄真心不希望江厌离进入其中,况且金子轩这个人几乎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本事虽然也有,却像个金孔雀一样娇纵得很。不过从姐姐刚刚提起金子轩时身后冒出的无形爱心泡泡来看,也许再娇纵的金孔雀在遇到喜欢的人时也是会收起自己的骄傲真心对一人好,可能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 江总,之前咱们公司派去姑苏集团的人都被退了回来,姑苏蓝总指明非要与您面谈合作内容。”

“ 好的我知道了,一会儿你负责安排一下,我去会会这个蓝总。” 江澄穿过自家的公司来到办公室,右手习惯性的摩挲左手食指的指尾看着窗外,仿佛食指上戴有一枚戒指,但什么也没有。江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养成的这个习惯,即使食指上什么也没戴,却总是会习惯性的摩挲,曾经试过带戒指,最终也只是摘下收起来,就像是人会认床,这食指也认戒指。

江澄没有选择继承江家的道法,大学毕业后便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也许是运气好,公司才开了三年便在国内小有了名气。姑苏集团是家大企业,合作要求多环节复杂他明白,不过公司里的管理层员工都是他从公司刚成立时带起来的,工作能力如何他很清楚,按照自家员工的能力来说应对这种级别合作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但现在不仅派去的人都被退了回来,姑苏的蓝总竟然还要见他,江澄不明白那位蓝总见面的用意。




“ 您好蓝总。” 江澄伸出手想要握手,他现在正与姑苏集团的老总蓝曦臣面对面站在一起,对方的形象一直被众人流传为风光霁月款款温柔,和善的笑容永远挂在面上,清煦温雅,从未被人反感,如今一看果然如众人所传......个头啊!谁能告诉他这个一上来就抱住他紧紧不放,还把头埋到他颈间的流氓是谁!

“ 蓝总,您能放开我吗?” 蓝曦臣的臂力惊人,江澄怎么推都推不开,想想签了这份合同将会分分钟几百万到手,江澄收起了准备踢向蓝曦臣胯下的腿,尽量保持友好的提醒蓝曦臣。

“ 抱歉,失礼了。” 耍够了流氓的蓝曦臣重新站好在江澄面前,温润儒雅得仿佛刚刚耍流氓的不是他,看着江澄因为刚刚自己的熊抱歪掉的领带,一副自己是贤妻良母的样子帮江澄重新整理好领带,“ 江总,要注意细节啊。”

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江澄青筋隐隐暴起,蓝曦臣怕不是在逗他玩??莫名其妙非要见自己,然后一言不合就是一个大熊抱,弄歪了自己的领带还说自己不注意细节???要不是为了软妹币,你现在已经要穿过大气层了好吗!

“ 蓝总您说的有道理,现在我们来谈谈合作的事好吗?” 咬牙切齿的回答,表面上随意应和一下,心里也就骂了那么几百来句吧。

“ 合作?” 蓝曦臣似乎有些疑惑的样子在江澄眼中简直大写的更欠揍了,“ 好像是有这回事,那我请江总吃饭吧,边吃边聊,合作的事好说。”

“ 江总请随便坐,饭菜很快就好。”

江澄此时坐在蓝曦臣家的沙发上陷入沉思,鬼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他就答应了蓝曦臣一起吃饭,而且还是跑到了人家家里来吃饭,不过蓝曦臣和别人谈合作也都会把人叫到家里来吗......想到这里江澄莫名有些不高兴了,随便抱人的流氓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正在江澄已经问候好蓝曦臣的祖宗十八代时,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蹭到他的腿边,江澄伸手抚摸着毛茸茸的头,柔软的毛儿舒适度极佳,肉肉的爪子小小的圆形耳朵,乖巧的靠在江澄腿边闭着双眼任他撸......“ 好可爱的狗狗啊,是萨摩耶吗?(´▽`ʃƪ)” 狗狗终极爱好者如是说道。不过腿边的‘ 狗狗’似乎不大乐意,尾巴翘起,咧着嘴角露出尖尖的牙齿,睁开大眼睛盯向他,活脱脱一副要干架的模样。

“ 景仪不是狗狗,” 蓝曦臣从厨房端着两碗米饭走出,放在餐桌上走到江澄身边俯身抱起凶恶的毛茸茸,从蓝曦臣身上撒发的桃花香让江澄莫名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景仪是白狐,我去探险遇到它时它才刚出生不久,它的母亲被猎人杀害,我便带回来了。”

“ 原来是只小狐狸啊,难怪叫它狗狗会不爱听,” 江澄站起身屈膝俯身揉揉蓝曦臣怀中的白狐,“ 对不起哦景仪!”

白狐抬头看了看微笑的蓝曦臣,对着江澄点点头,竖起耳朵咧开嘴巴似乎也在微笑表示友好。

“ 江总喜欢狐狸吗?”

“ 嗯,很多犬科动物我都喜欢。”

蓝曦臣的眼神亮了亮,面上的笑意更加浓厚,“ 好啦江总,我们去吃饭吧,饭菜已经做好了。”

“ 好,辛苦蓝总了。”

蓝曦臣的厨艺简直不是盖的,色香味俱全不比外面的星级厨师差。姑苏集团顾名思义,老总从姑苏起家,地地道道的姑苏人士,那边的人口味清淡,喜甜糯食物,与他这无辣不欢的云梦人完全不同,不过意外的是蓝曦臣做的每一道菜中都有辣椒,每一道都深得他的心,尤其是蓝曦臣做的汤!莲藕排骨汤的味道像极了姐姐做的,以至于江澄不客气的喝了好几碗。



“ 那么合作愉快了蓝总。” 一顿饭结束成功签订合同的江澄在心中比了个耶,而且蓝曦臣还表示如果达到了预想结果,再给江澄投资个几百万也不在话下,江澄简直乐的不要太开心,整个人走起路来都是飘飘的。

“ 叫我曦臣便好了,江总太见外了,以后还要经常合作呢。”

“ 好的,那曦臣兄叫我江澄吧。”

“ 好的阿澄。”

江澄嘴角抽搐,蓝曦臣其实没有在听他说话吧,只是随意客套一下,实际上心里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不过投资的都是大爷,你给钱你最大,叫什么都无所谓。

开心到起飞如江澄,回到家中立刻和员工分享的这个好消息,暴发户既视感并立下flag : 不做好这个项目便成仁,做好了放假半个月工资照发!

洗完澡躺在床上,又回想起早上的梦和姐姐说的话,江晚吟与九尾狐结为道侣,后来九尾狐被封印,那江晚吟呢,是被族众人瞒着,直到失去道侣才明白一切,还是说像梦中男子说的那样,真的利用了九尾狐深爱自己的心做了渣男的行为,亲眼目睹道侣被一剑穿心默不作声,江澄不明白。

但最让江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的梦,姐姐江厌离是现任的家主,如果祖辈家主是想托梦表述什么,也应该托到江厌离的梦中啊。

“ 到底叫蓝什么...... ” 江澄想着,脑海中却浮现了抱着小狐狸对他笑的蓝曦臣,自己吓了一跳,一定是他家的小狐狸太可爱才会让自己无法忘怀!一定是这样!预谋着什么时候能去蓝曦臣家再撸一把狐狸,那狐狸是叫景仪来着吧,有钱养狐狸的人就是社会,宠物名字都这么文雅。

【蓝曦臣家】

蓝曦臣送走了江澄,站在门口对着江澄刚刚坐过的位置发呆,“ 景仪,你说他什么时候能想起我呢?”

“ 前辈,江晚吟当年那么利用您,现在您终于冲破封印了,为何还要还找他?” 一团白烟在白狐身边环绕,消失时已不见什么白狐,而是身着蓝白衣袍,头饰云纹抹额的少年。

“ 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甚至当时的我也什么都不懂...... ” 蓝曦臣从柜子中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枚戒指,银色与紫色相映,“ 景仪,这个还给江澄吧。”

“ 是。 ” 蓝景仪接过盒子消失在蓝曦臣眼前。

“ 晚吟,我现在明白了,但你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啊...... ” 什么一剑穿心将他封印,不过是晚吟为了让他不被长老杀死的障眼法罢了。

一剑穿心,因为爱,剑偏向不会致命的位置;因为不舍,悄悄用道法治疗,又将他封印起来,为的是不被长老怀疑。

晚吟的用心良苦他到今日才明白啊......




在江澄同志的带领下,与姑苏集团合作进行的非常顺利,项目完成的效果比预想要好很多。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作为一个说话算数的老板,江澄给公司的员工们放了半个月的假,刚好金凌也放假了,他顺便带金凌回云梦玩几天。

江澄看着和其他小朋友玩的开心的金凌以及坐在原本金凌位置的蓝曦臣,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蓝曦臣会在这?而且坐到他旁边是个什么操作?

“ 好巧哦曦臣兄。” 江澄假笑式走到蓝曦臣面前,自家公司与姑苏集团合作了多久,这个男人就缠了他多久,从每周有三天找借口去找他到后来天天去找他,就差住在他家,“ 天天在一起怎么没听你说过要去云梦。”

“ 突然决定的,思追想去。” 蓝曦臣早就猜到了江澄会这么说,思追就这么派上了用场。

“ 曦臣兄的决定还真是突然啊。” 江澄不生气,继续保持微笑,“ 那曦臣兄能不能和我家阿凌把位置换回来啊,阿凌顽皮,需要我来照顾。”

“ 晚辈中思追最为成熟稳重,而且与阿凌年纪相仿,玩得到一起,” 蓝曦臣眼神暗了暗,“ 难道阿澄不愿和我坐在一起吗?”

“ 我没有。”蓝曦臣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让江澄无言反驳,乖乖坐到蓝曦臣身边扭过头不去看他。

看着江澄的动作,蓝曦臣的嘴角上扬,他的晚吟还是那么可爱啊。




江家的祖籍在云梦莲花坞,族中的长老都住在这里,听说了江澄带着金凌回来,早早地把屋子收拾好,随时准备到机场迎接。

说来也是很奇怪,江澄的屋子与其他人不同,这间屋子是那位家主江晚吟曾经的房间,百年来屋子及屋中任何物品都不曾腐烂或被毁坏,除了江晚吟,江澄便是唯一住过这里的人。以前好奇问过原因,族中长老却只是摇头说什么一切都是命数。不过江澄也没有在意,住在哪里都一样。

江澄一进门就发现了架子角落上的精致盒子,是之前没有放在屋子中的东西。屋中的每一样物品的摆设江澄都清楚得很,小时候听说这是曾经家主的屋子,想着古人总会有些密室什么的,好奇心驱使他翻看了屋中的各处,不过最终也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密室。

拿起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银色与紫色相映的戒指,在灯光下散发的微弱光芒让江澄毫不犹豫的戴在了食指上,就像是,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枚戒指。

右手摩挲食指上的戒指,一段段画面涌现脑海,是梦中的场景,却又不一样,这次他是以旁观者的视角看见了一切,他看见了梦中那个男子,那个和蓝曦臣容貌一般无二的男子,还有曾经的家主江晚吟,与他样貌相同的江晚吟,重要的是最后那句话。

“ 晚吟,不要忘记我,我是你的夫君蓝曦臣 ”

江澄望着窗外的桃树入神,这剧情不能再刺激。想起蓝曦臣家的那只小狐狸,对姑苏集团蓝曦臣就是梦中的八尾狐,是江晚吟夫君的怀疑越来越大。

江澄心中有些难受,与姑苏集团合作三个月了,蓝曦臣几乎每天都在他面前逛来逛去,对他各种讨好各种温柔,公司中传蓝曦臣追他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单身二十多年的他心中也不是没有蓝曦臣,他甚至想过如果蓝曦臣哪天向他表白了,他该怎样接受,随了虞紫鸢骄傲不肯低头性格的他却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提的。

如果蓝曦臣真的是那八尾狐,那么他来接近自己其实也只是因为自己和江晚吟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吧......

“ 不是的,不是阿澄想的那样。”

头饰云纹图案抹额,身着蓝白色衣袍被风吹起,八条狐狸尾巴展开在身后,粉色的花瓣纷纷飘下,蓝曦臣站在桃花树下,清澈温柔的眼睛紧紧盯着江澄。

“ 阿澄是晚吟的转世,” 蓝曦臣走近江澄,翻窗站在他的身旁,双手扶在他的肩膀与自己面对面,眼神无比坚定的看向他“ 阿澄你听好了,蓝曦臣心悦的是你,不论你叫什么,蓝曦臣的结发道侣永远只有你一个。”

像第一次熊抱那样紧紧把江澄搂在怀中,头伏在颈间,轻吻江澄泛红的耳廓,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在江澄耳边:“ 我蓝曦臣,生生世世爱的只有你。”

“ 我也是。”



车链接→https://m.weibo.cn/6627829995/4272117497613857

如果不能直接打开我会发在评论里

٩(๛ ˘ ³˘)۶💜

【湛澄】一同外出购物

短篇使我快乐,5000字的曦澄文果然不好码,太太们就是太太们,小透明抱着两千字瑟瑟发抖,码个短篇冷静一下好了(´ . .̫ . `)

三十题系列,可以算是 相拥入睡 的后续吧大概,不要脸的把三十题短篇凑成大长文(:з」∠)_

————————————————————————

第二日江澄醒来时雨已经停了,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到床上,江澄摸了摸身旁空空的位置,果然昨天只是个梦,蓝湛怎么会来陪他。

起身到厨房接了杯水,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人,蓝湛又早早走了吧。想想自己同蓝湛结婚一年多,在家中对话寥寥无几,去双方父母家还要装出一副恩爱夫妻的模样,轻叹口气,如果当初和蓝湛结婚的是魏无羡,也许会是真的恩爱了吧,毕竟蓝湛似乎挺在意魏无羡的......

“ 你起床了。” 锻炼回来的蓝湛打开门就看到站在餐桌前若有所思的江澄,以为他是昨晚害怕的情绪还没回复,语气放轻的一些,“ 饿了么,我做早餐。”

“ 嗯...... ”

简单的早餐,安静吃饭的二人,江澄吃好后打破沉默,也只是一句“ 谢谢你的早餐。” 客气得仿佛陌生人,起身要离开餐桌。

“ 江澄,你父亲让我们等下回趟家。”

客气语气的不止他一个人,不过江澄已经习惯了,为家族利益的婚姻他还能期待什么,“ 好。”

“ 先去趟超市吧,给你父母买些东西。”

“ 好。”

江澄和蓝湛并排走在超市中,购物车里空无一物,两人全程无话,只是各自安静的挑选物品。

没有注意到对方的两人同时拿起一件物品,尴尬值爆棚,一人松手,一人将物品放在车中。

逛了半天只买了一样给父亲的东西......还有一个狗狗的大玩偶,江澄抽抽嘴角,心却莫名揪了一下,蓝湛这是要讨好喜欢的人去了吧......突然怀中多了一件东西,大玩偶被塞在了他的怀中。

“ 如果我出差的时候打雷了,那就抱着它吧。”

江澄楞在原地,像被石化了一样没有反应,没有抱着玩偶的那只手被蓝湛牵起。

“ 走吧,咱爸妈还等着呢。”

【湛澄】🐍🐰车

我开车了我开车了我开车了

第一次开车,从网上搜了一些词,查字典模式全开(´ . .̫ . `)很短的自行车写的也很崩溃,什么感觉全靠之前看过的车,总之开车什么的一言难尽<(。_。)>

翻车微博链接↓